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国际新闻 > 并肩战斗命运与共

并肩战斗命运与共

2020-09-16 13:43

  1944年,马海德与苏菲在延安留影。
  资料图片

  1942年,贝熙叶在前往“贝家花园”的路上。
  贝石涛供图

  1989年,小林清(右)与小林宽澄在天津留影。
  小林阳吉供图

  燕京大学教授、英国人林迈可(左四)为晋察冀军区无线电技术高级训练班的学员们解答问题。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供图

  新西兰友人路易·艾黎、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夫妇为支持中国抗战,发起筹建“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图为艾黎(中)与助理人员合影。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供图

  苏联医生阿洛夫给伤员进行手术治疗。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供图

  1937年11月,留在南京的国际人士成立“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和“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对当地平民进行了人道主义保护与救济。图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拉贝(左三)和委员会部分成员。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供图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里,许多国际友人与中国人民并肩战斗,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终胜利作出重要贡献。他们的感人事迹和崇高品格永远铭记在中国人民心中

  

  为了抗战胜利与和平生活

  苏 菲

  在我的丈夫马海德身上,有很多与中国相关的标签——第一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外国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加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外国人……很多年前我曾问他,一位条件优越的医学博士,为什么当年自愿留在中国,而且一待就是一辈子?“因为这里的队伍需要医生,这里的人民需要我。”他的回答很朴实,很简单。

  1933年,23岁的马海德为考察东方流行的热带病从美国来到上海。其时,日军先后入侵中国东北、攻打上海,无数中国老百姓命丧于日军的枪火下。面对当时上海的情况,他的兴趣从考察热带病转移到深入了解中国社会上。就这样,原计划一年的考察时间不断延长。

  1935年底,中央红军胜利结束长征到达陕北。经宋庆龄介绍,1936年6月,马海德和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赶赴陕北,考察了解中共抗日主张和边区情况。经过几个月的访问,他们对中国共产党有了全新的认识。马海德仔细考察了边区多家医疗卫生单位,通过与医生、护士和伤病员的交谈掌握了很多一手资料,写下调查报告,并就改善根据地医疗条件提出建议。斯诺在完成采访计划后离开边区,用自己的笔向世界介绍了充满活力的中国共产党和英勇战斗的工农红军,马海德选择留了下来。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8月,红军正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马海德随部队前往山西五台县。在山西抗日前线,马海德和医疗队的同志们一起,为建立健全战地医疗组织、开展战地医疗服务,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野战部队,马海德和其他战士一样,一天只吃两顿用河水熬出来的小米粥。刚开始吃小米时,马海德很不习惯,时常会感到胃痛,变得越来越消瘦。队伍里不少经历过长征的老战士,口袋里都会装着些冰糖,关键时刻用来补充能量。他们视之为珍宝,用纸层层包好。但当他们发现马海德尚未适应野战部队的饮食后,会时不时掏出一块冰糖递给他。马海德很感动,因为他深知,这些战士的助人行为意味着自己会忍饥挨饿。他们不再把马海德当作外国人,而是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者一起奋斗、相互帮助的同志……

  1937年底,马海德从山西前线返回陕北,任中央军委卫生部顾问,并兼任中央领导同志的医疗保健医生。那个年代,药品紧缺,马海德对中央领导也只能采取“自然调剂,预防为主”的保健办法。很多中共领导人都是带病带伤坚持工作,要求把好药优先供应给前方。从前线到根据地,从领导同志到战士们,他们在抗战中所表现出的坚韧与无私,总是深深感染着马海德。

  抗日战争期间,加拿大医生白求恩、苏联医生阿洛夫、德国医生汉斯·米勒、印度援华医疗队等来华救死扶伤。马海德迎接了他们,帮助他们安顿,为他们答疑解惑,让他们更快地开展工作。在中外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边区的医疗事业很快有了起色。以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为总院,先后发展了8个中心医院,24个分院,形成了总计拥有1.18万张病床的医疗网。据有病案可查的记录,仅1944年至1947年期间,马海德在延安诊治的伤病员达4万多人次。面对这位身着军服、打着绑脚的外国人,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马大夫”。

  也是在延安,我与马大夫相见、相爱、结婚。如今回首往事,如果说贡献,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在那个年代,年轻的我们风风火火地参加革命,风风火火地上战场,为了抗战的胜利,为了和平的生活,每个人都在工作岗位上